<<返回上一页

广西国家级贫困县招商引资被骗百万

发布时间:2017-12-01 01:16:04来源:未知点击:

    潜逃8年落网   后悔当年没骗更多   他并不讳言8年前的事   8月19日,记者在凤山县看守所见到了“千万富翁”韦旭文   记者跟他的一问一答中,他道出了他那些并不复杂的骗术,然而,这些骗术还是在国家级贫困县广西凤山县得逞了   “你是怎么让凤山县领导相信你是个大老板的”   “那个梁某跟凤山县领导都很熟了,他说我是大老板,他们就以为我是大老板了还有我拿存折给他们看了”   他说的梁某,是个50多岁的贵港人,长年呆在河池梁某在许多人眼里也是一老板,只不过他并不投资,而是四处“考察”,与河池市许多县里的领导都很熟稔   “你当初给县领导看的那两个共有800万元存款的存折是从哪来的”   “当时我在南宁一家房地产公司上班,我跟公司老板说有个项目可以投资,于是他就借给我两本存折拿去洽谈”   “他不怕你把钱取走”   “密码在他手上,我怎么取得出来!”   “现在这家公司还在吗”   “老板已经移民国外了”   韦旭文被抓是在8月5日当天16时40分,南宁火车站候车大厅,车站派出所民警对乘客进行例行检查,当查到一名中等身材、小圆脸、很像广东老板模样的中年男子时,民警注意到他眼里有一丝慌乱的神情于是,民警要求他出示身份证,中年男子便拿出身份证来民警一查,身份证是真的,名叫韦旭文,经上网核查,发现他是个网上通缉人员!   8月6日,凤山警方派人来南宁押解韦旭文回凤山   在路上,民警问他逃哪儿藏去了他说一直躲在云南中部一个大山深处的矿场里,与朋友合伙开矿,8年来几乎没出过山这就难怪各地警方一直没能发现他今年,矿场经营不下去了,他只好出来此次经过南宁,就是想乘火车去广东另谋“发展”   说起8年前的骗案,韦旭文竟还感到一些遗憾,向民警叹口气说:“逃跑前的那几天,还有老板送钱来,我不敢收了要是再多收点钱就好了我得的那些钱,带到云南去的没有多少,否则也不至于今年矿场开不下去了”   招商引资之下   “千万富翁”出现了   广西河池市凤山县地处桂西北的崇山峻岭中,上世纪90年代中期,全县每年需要国家补贴近两亿元在这样的状况之下,县里对招商引资的重视可想而知了县领导把每一处可能利用的资源都列为潜在开发项目,印成小册子,到县外各种大大小小的招商会上散发他们期望有人来投资,改变国家级贫困县的现状   1997年10月的一天,凤山县县长接到了梁某的电话:“县长,我认识一个广东珠海的老板,我向他介绍了你们凤山的一些项目,他很感兴趣!”   “太好了!你一定要把他带来!”县长热切地说   1997年11月初,梁某带着一名40岁出头的男子来到了凤山,分管工业的一副县长等县领导出面接待来人中等身材,小圆脸,很像广东老板模样梁某介绍说,他叫韦旭文   “我原来在广西水电工程局工作,也算是河池人啦!5年前下海经商,在珠海、南宁都有工程,很有兴趣来凤山投资,办一个投资千万元的厂是没问题的,我资金都带来了”他对副县长说,还向副县长等人展示了两本存折,一本存折上显示有300万元,一本存折上有500万元   副县长等人听了介绍和看了存折,惊喜不已因为在凤山,投资上千万元的工厂凤毛麟角,如果韦老板能在凤山投资千万元办厂,那这个企业就是凤山特大型企业了于是副县长说:“我们凤山有丰富的硫磺矿,办一个大型冶炼厂是完全有条件的!”   第二天,副县长便带着韦老板前往平乐乡兰包村,副县长指着一片群山说:这一带都是硫磺矿韦旭文看来对这片矿山非常满意,他当即决定开发这片矿山,办个大型硫磺冶炼厂   县里任命骗子 四大班子前来祝贺   其实,韦旭文只是位于同属河池的大化县的广西水电工程局科研所的一名工人,1992年停薪留职后在社会上游荡,曾在上海、广州炒过股票,在南宁、珠海承包过工程,但没赚到什么钱,最后灰溜溜地回到大化这期间,认识了梁某一天,梁某问他,凤山正在搞招商引资,有没有资金去凤山投资   “资金没问题!”韦旭文回答   就这样韦旭文以千万富翁的身份来了凤山   看到凤山县领导对他这般信任,韦旭文决定把这个项目拿下来以前他在承包工程的时候,就曾向工程招标方交过定金,他想如果他也当上了项目老板,向外发包,不是会有很多工程老板来交定金   韦旭文很快炮制出《关于凤山县宏业硫磺厂项目可行性报告》,称该项目投入1700万元,其中固定资产投资1400万元,全部由他自筹他描述该项目的经济效益非常可观:年销售收入800万元,利润291万元,税金82万元   凤山县政府“特事特办”,迅速召开办公会议,研究该项目立项问题   1997年12月22日,凤山县计划局做出立项批复:建设宏业硫磺厂是利用我县丰富的硫磺矿资源、发展资源型经济的有效途径,该项目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社会经济效益都十分显著,因此同意立项;原则同意你厂的投资方案;该项目属污染型企业,为此项目实施后,要加强对环境的保护工作   第二天,县经贸局下文任命韦旭文为“宏业硫磺厂厂长”   12月25日,县建设局同意韦旭文的“宏业硫磺厂办公楼、宿舍楼项目”开工接着,凤山县地产公司与平乐乡兰包村商谈征用土地问题,同意划拨给宏业硫磺厂   与此同时,韦旭文也开始了他骗局的运作   1998年1月1日,韦旭文在位于县政府大院内的县政府招待所100多平方米的房间门口挂上了“宏业硫磺厂筹备处”的牌子,在鞭炮声中,县里四大班子多名领导前来祝贺   一家企业仅是一名厂长是不行的,韦旭文接着招来了5名工作人员谭某是大化县某公司下属的一家酒楼经理,但酒楼经营状况很不好,处于半停业状态一天老朋友梁某带着韦旭文找上门来,问他愿不愿去当副厂长谭某自是愿意但他这个副厂长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事,每天上班就是在“筹备处”坐着,韦旭文去哪儿、做什么事也不跟他说一声,更不带他一块去曾是凤山县某单位出纳的卢某当上了会计,韦旭文只是叫她每天坐在办公桌后面,如果有人问厂里的银行户头上是否有钱,就说有800万元韦旭文交给她的只是他“出差”的各种发票   当然,行骗最好的道具是凤山县的领导,他们的参与是最重要的于是,韦旭文向副县长等人提出:“如果有施工老板来谈项目,县长可得帮说说好话啊!”副县长表示全力支持此后有老板来凤山找韦旭文洽谈,只要韦旭文打声招呼,几个副县长等人都热情地出来作陪   这样,韦旭文很顺利地将“宏业硫磺厂”的一个个工程发包出去了   12家单位被骗 “千万富翁”逃之夭夭   1998年7月11日,贵州省某建筑公司广西防城港分公司向凤山县公安局报案,称他们与凤山宏业硫磺厂厂长韦旭文签订了承建硫磺厂办公楼的合同,并预交了10万元定金原定7月10日进场施工,可怎么也联系不上韦旭文了,他们怀疑受骗了   凤山县警方非常吃惊,因为韦旭文是县领导引进来的重量级投资商,怎么会是骗子但既然有报案,就要调查,可是他们也联系不上韦旭文,就连梁某也消失了   接下来几天,凤山公安局每天都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建筑公司的报案,他们的情况跟前面报案的那家公司几乎相同:都是与韦旭文签订了承建硫磺厂办公楼的合同,并预交了定金,原定7月上旬进场施工,可怎么也联系不上韦旭文经初步统计,报案单位有12家,被骗金额达140多万元   这些报案单位向警方详细披露了韦旭文行骗的过程   广西武鸣县某建设工程公司被骗30万元定金1998年初,该公司项目经理陆某听人介绍说凤山县正在上马宏业硫磺厂,于是来到凤山谈工程项目在凤山县政府招待所,见到了硫磺厂厂长韦旭文,还有自称是县长司机的梁某韦旭文主动拿出县计划局同意硫磺厂立项的文件、县经贸局任命他为厂长的文件、县建设局同意建设硫磺厂办公楼和宿舍楼的批复等一批文件让他过目   接着韦旭文带他去平乐乡兰包村考察硫磺厂场地,他看到场地上已打下了许多桩子,画上了一条条白线韦旭文又给他看了炼硫磺炉的设计图、项目预算书等   回到县城吃饭时,副县长亲自作陪,并很热情地问他:“你们看工程怎么样”陆某满意地答可以做席间,副县长又介绍说:“这个硫磺厂是我们县政府投资的,具体实施方案由韦旭文厂长负责”副县长介绍完后,韦旭文便将陆某拉到另外一个包厢,说:“我们这个厂投资1400万,现已有800万到户头了,你做不做如果想做,我们要拿3%的回扣,总共42万”陆某表示42万太多了,只愿给30万韦旭文同意了,但要他先拿钱来,到结账时多退少补   2月9日,陆某回到武鸣,向总经理汇报这个项目总经理表示如果他们资金到位了就可以做2月19日,陆某再次来到凤山韦旭文安排吃饭时,几个副县长作陪,另还有县某银行的信贷科长,这个信贷科长向陆某介绍说,宏业硫磺厂银行户头上已有800万资金了   陆某想,是县政府投资办的企业,几个副县长都出面支持,银行还有800万元,应该可以做第二天,陆某与韦旭文签了合同,当场给了韦30万元定金   原定于4月进场,可是开工前几天,一名副县长到武鸣找到他,说硫磺厂因为环保问题还没有解决,需要再缓一缓见副县长来说情,陆某也不好再说什么   6月28日,陆某接到了开工通知,他兴冲冲赶到凤山可韦旭文又对他说,农户们的玉米还没有收割,需要再延缓几天,改在7月16日   7月16日,陆某再次来到凤山,但已不见韦旭文了,县政府招待所挂的“宏业硫磺厂筹备处”也不见了他这才意识到可能受骗   骗子骗局败露   县领导感到伤自尊   警方经调查,韦旭文根本没有资金办厂,也没有设立专用的银行账号   一个特大项目竟是一场骗局,一个千万富翁竟是一名骗子,这让县领导感到尴尬,也伤了自尊县领导向公安局指示,一定要将骗子抓回来!   于是,县公安局成立专案组,踏上了追逃之路   经了解,7月10日晚上,韦旭文携妻子潜逃,第二天出现在大化县,接着夫妻俩逃到南宁,但其妻不愿再跑了,又回了大化7月14日,专案组获悉韦旭文逃到贵州都匀市,便紧急赶到都匀,但这时韦旭文已逃到遵义在一个星期里,韦旭文一天换一个地方,专案组一路跟踪他到重庆、河南洛阳及焦作、安徽蚌埠,此后韦旭文销声匿迹了   广西警方向兄弟省市发出了协查通报,并上网追逃一晃8年过去了,最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