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中朝金钱上的“革命友谊” 中共就这么做赔本买卖(组图)

发布时间:2019-04-15 07:15:01来源:未知点击:

中朝两国用鲜血凝成的“革命友谊”其实是用金钱建立起来的关系鸭绿江上的水电站,例如最大的水丰水电站,六十年来,中朝各得百分之五十的电量,但是中国却单独承担所有造价和维修费用,做的是赔本买卖朝鲜战争期间,水丰大坝曾多次遭受飞机轰炸 一、朝鲜谩骂中国随着美国的调门起舞 中共官方媒体2月13日报道:朝鲜于2月12日成功发射了一枚“北极星-2”弹道导弹联合国安理会13日发表媒体声明,强烈谴责朝鲜再次发射弹道导弹,敦促朝鲜停止此类行动中国支持了安理会的立场 2月19日中国宣布禁止从朝鲜进口煤炭,因为朝鲜试射弹道导弹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其实在禁令正式宣布前,一艘来自朝鲜载运1.63万吨无烟煤的船只已经被温州港作退运处理,价值94.5万美元,理由是煤炭中的汞超标该批无烟煤的汞含量检测值为0.651ug/g(微克/克),超过国家《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中“小于0.6ug/g”的限量要求据说,朝鲜目前的外汇收入有四成左右来自对中国的煤炭出口,中国的禁令应该是很有力量的经济制裁手段 作为回应,朝鲜发表声明直接指向中国的进口禁令,称中国已经“采取了非人道步骤,诸如阻止全部的外贸”,这有助于朝鲜的敌人“搞垮朝鲜的社会制度”朝鲜国家通讯社则讽刺中国说“这个国家,自以为是个大国,却随美国的调门起舞” 3月6日朝鲜又同时发射了四枚导弹,导弹飞行距离约1000公里,飞行高度约260公里导弹发射处距离中国辽宁丹东市不足50公里,摆出一副根本不怕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制裁的样子 记得1958年周恩来陪同金日成来杭州访问,作为小学生笔者还到马路边夹道欢迎,还要先学唱朝鲜歌曲:“长白山绵绵山岭,沾满血印鸭绿江水曲曲弯弯,飘着血痕今天自由朝鲜光荣花环上,灿烂的放射着神圣光芒啊,敬爱的领袖,金日成”都说中国和朝鲜是用鲜血凝成的革命友谊,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其实,中国和朝鲜的关系是用金钱铸成的一种畸形的关系中国宣布禁止从朝鲜进口煤炭,断了朝鲜的一条财路,朝鲜开骂也是可以料到的本文将介绍中朝两国在水电开发上用金钱建立起来的这种“革命友谊” 二、中国承担水电站的全部建设和维修费用,朝鲜白得百分之五十的电力 鸭绿江的大部分河段是中国和朝鲜的界河,入海口的部分河段则成为朝鲜的内河,目前中方还有使用权鸭绿江水资源丰富,平均流量1040立方米/秒,年径流量327.6亿立方米不少中国人曾提出过北水南调的建议,将鸭绿江水通过渠道引到北京鸭绿江源头到河口的落差达到2440米,水电资源丰富可开发的水能资源为250万千瓦,年发电量100亿千瓦时鸭绿江干流上建有云峰、渭源、水丰、太平湾四大水电站,其中水丰水电站是最早建设也是最大的水电站 水丰水库大坝工程为中朝两国共有的水电站工程,位于中国辽宁省宽甸县境和朝鲜平安北道朔州附近,距中国丹东市和朝鲜新义州约70公里水丰大坝与三峡大坝都是混凝土重力坝,最大坝高106米,坝顶高程131米,坝顶长899.5米水库正常蓄水位(海拔122.5米)时的总库容为116.5亿立方米,死水位(海拔95米)时的库容为41.8亿立方米,有效调节库容为74.7亿立方米水库面积345平方公里 这个工程于1937年日本侵华期间开始兴建,1941年建成,建设速度非常快为当时亚洲最大的水库(世界第二位)总装机容量为63万千瓦,平均年发电量39.3亿千瓦时,发电量中朝两国各得百分之五十这个70多年前用劳工建造的水丰水电站工程,其经济技术指标远远超过长江三峡大坝工程 水丰水电站 三峡水电站 发电装机容量 63万千瓦 1820万千瓦 三峡工程是水丰工程的28.9倍 平均年发电量 39.3亿千瓦时 840亿千瓦时 三峡工程是水丰工程的21.4倍 注:三峡水电站数据按未安装6台70万千瓦的地下电厂计算如将地下电厂计入,三峡水电站效率更差 长江三峡大坝工程用水丰工程28.9倍的发电机,生产出电量只是水丰工程的21.4倍相比之下,三峡大坝工程投入大而产出小 1945年日本投下,苏联红军占领东北苏联人拆走了水丰水电站的三台发电机组抗美援朝期间,水丰大坝工程又遭到联合国部队空军的轰炸,损失严重1955年成立了中朝鸭绿江水力发电公司,双方合营水丰发电厂并进行了恢复改建发电机全部安装在朝鲜一侧到1958年恢复改建工程竣工中国方面承担了全部修理和重新安装的费用1987年和1988年又将水电站的发电装机容量扩大到90万千瓦,中国方面承担全部费用发电量仍由中朝两国各得百分之五十 按照三峡工程所有水轮发电机的所有者——长江电力股份公司的报表,发电成本占发电收入的百分之六十多如果把这个比例套用在水丰水电站上,中方是赔钱买吆喝,朝鲜是白得电量 朝鲜钱币上的水丰大坝 由于水丰大坝使用已超过六十多年,2009年中朝两国决定对水丰大坝防洪设施进行更新工程,更换所有金属部件由于2009年是中朝两国建交60周年,为进一步深化中朝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中国方面又承担了所有更新工程的费用 不料2010年8月下旬鸭绿江发生大洪水本来承担防洪任务的水丰水库因正在实施更新工程,正在更换所有金属部件,泄洪闸的闸门也已经全部卸下,水库没有任何防洪效益通过大坝的洪水淹没了下游中国丹东和朝鲜新义州部分地区,人员损失和财产损失十分严重特别新义州是朝鲜第四大城市,损失更大为了中朝两国之间的兄弟加朋友的关系,中国方面向朝鲜方面提供了大量的灾后救济,实际上是承担了水丰工程因实施更新工程而无法承担防洪效益所造成的全部洪水损失 鸭绿江的大部分河段是中国和朝鲜的界河,鸭绿江上水电站生产的电力中朝各得百分之五十,也是合理的分配只是工程造价、维修费用也应该由中朝各承担百分之五十才对而中国方面主动地承担了全部的造价、维修费用,是为中朝两国用金钱建立起来的“革命友谊”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既然这个友谊是用金钱建立起来的,那就不能怪朝鲜这个朋友不讲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