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年初开打周永康成都史无前例地毯式清查:美女富豪侵吞国资曾震惊部委 传高层紧急干预

发布时间:2017-10-01 08:25:07来源:未知点击:

截至7月23日,连续多日的“四川美女富豪何燕调查事件”继续发酵作为何实际控制下的唯一上市平台——国腾电子仍处在舆论的漩涡之中 尽管从事发之初,国腾电子就以公告形式极力撇清其与实际控制人何燕的诸多关联,但一位浸淫成都多年的资本市场人士指出,无论是从国腾系早年的侵吞国资举报,还是近期围绕旗下教育土地变性问题的质疑,皆与“国资流失”问题密不可分 据前述人士称,年初以来四川官场地震,省会成都遭遇了史无前例的地毯式清查拔出萝卜带出泥,部分民企与官员的利益关系逐步浮出水面 作为涉事官员覆盖的国资领域,则成为案件多发地而国腾系的国资流失问题也由来已久,多年来相安无事,则与涉事官员的庇护密切有关 显然,如今盖子掀开已成必然梳理国腾系发展轨迹,不难发现,早在国腾电子上市之前,就系出国资,但在一波国退民进的改革浪潮中悄然变为民营隶属国资的相关技术与业务被私自转移,侵吞国资的硬伤就此形成诸多法律专家曾对此定性,认为处理过程中的诸多不规范性行径,已注定无法撇清侵吞国资嫌疑 据前述人士称,国腾电子早年发展中有两起国资腾挪存在瑕疵,且皆获得官员庇护过关一则是国资民企化过程中国资经营侵占问题,一则是旭光股份[1.63%资金研报](600353.SH)的国资转手买卖而与非法经营颇为相关的则极可能是前者 被调查或缘起国资流失原罪 7月18日,何燕事发据悉,何其实早于6月30日就被公安带走,且执行公安由公安部直接指派由于其仅以实际控制人身份间接控股且未担任任何职务和未参与公司经营活动,国腾电子在公告中极尽可能地降低该事件的负面影响 但国腾电子却自创立之初诸多法人股东就曾颇受质疑因此,在未最终公布事件原委以前,其匆匆定性这与上市公司无关则颇受争议 招股说明书显示,国腾电子前身为国腾微电子,于2008年3月18日整体变更股份公司,此后2010年8月6日成为四川第四家创业板上市公司而早于此前的2003年6月,国腾微电子则由国腾系相关公司及员工组建其中何燕控制的国腾集团、四川道亨、创业园公司担当主要角色,合计控股69% 值得注意的是,前述三家法人公司皆由何燕通过其持有55%股权的海外离岸公司耀星投资间接控股,而该公司唯一的全资公司则是一家名为华威信息的股权集中的核心公司记者注意到,该公司虽为当初何燕计划海外上市而设,但从成立之初的经营情况来看,其也是何燕将原国资背景的国腾系在原始积累后转性为民营的腾挪之地 据何燕此后接受媒体采访透露,成立于1998年5月的华威信息,其注册资金来自于国资控股但个人实际运作的国腾系源头公司成都国腾通讯后者早于1995年成立,由何燕代表的中储公司控股62%,彼时该公司已成功研制出国内第一台IC卡公用电话机,意图商业运作 至1998年华威信息成立前,国有性质的成都国腾通讯已经完成原始资金的积累,市场一片大好然因原始股东之间股权利益纠纷,何燕于是谋划出资产转移的打算据事后举报材料称,华威信息的运作资金,技术以及营销网络都出自成都国腾通讯,早年以国资身份示人的成都国腾通讯则基本沦为摆设,业务急剧衰败 但令人意外的是,华威信息的成立却因何燕以国资名义的资金注册入股而没有撇清其“国资”的关系据何称,其当时采用了一个先斩后奏的做法,资金来源非国资,但单方面却以法人股东名义入股,实有运作不规范的问题 华威信息此后逐渐私有化且国资股东逐步被边缘化的过程中,种种转让及受让皆由何燕一人掌控,两年后终于功成此后,由华威开始延伸出包括四川国腾、国腾实业、创业园等国腾系数十家关联公司,覆盖包括软件开发、芯片集成、北斗卫星系统以及教育投资等领域,瞬即撑起庞大的国腾系 “侵吞国资事实一旦成立,华威的主体资格将没有意义,其延伸的运作及经营都会受波及,有涉嫌非法经营的可能,但仍要视具体情况而定”四川某不愿具名的律师告诉记者,事实其实很清楚,股权转让过程中的确存在不规范的地方,侵吞国资的嫌疑是很难排除的依照当年法律环境,此等情况必受重惩,一般情况谁都不敢担责但让所有人都大感意外的是,当年轰动一时震惊部委层面的举报事件最终在三年后得出“不存在国有资产流失,不予立案”的结论据当时坊间传闻,该事件曾获得高层干预 祸起成都国资 就在2000年受侵吞国资举报之际,国腾系事实上还牵涉另一宗让人疑惑的国有股权转让事宜 时间回溯至2000年12月,正值华威信息海外上市失利,而A股上市计划又因股权纠纷面临流产之际,以组建国腾集团开始四处攻城拔地的何燕将上市的希望放到了借壳上面 “先拿到壳,再谋上市,办法相对可行”据前述熟悉公司的资本人士称,尽管何燕当时为上市做了诸多工作,但国腾系中被边缘化的国资份额依然存在,且当年与个别民营股东仍然存在始终未能解决的股权纠纷问题,使得其独立IPO依旧困难重重 当时,国腾系选择借壳的标的是一家拟上市公司——旭光股份资料显示,2002年11月,该股作为四川最后一家历史遗留问题股破格上市其在当时无疑是极为稀缺的壳资源 据记者了解,斯时国腾系主打的“信息产业建设”领域,正被四川省政府提为四川一号工程,而作为对其产业发展的支持,国腾系旗下成都国腾、四川道亨由此获批低价取得成都国资局所持未上市法人股旭光股份共计22.34%的股权,后者则因主动让出控股权,退居二线 “转让时上市基本已经确定,成都国资明显在输送利益”有知情人士透露,基于与成都市政府的良好关系,成都国资对国腾明显倾斜,其当时的收购资金实际是由一家国企借出,且借助这个东风,国腾系也很快在成都高新西区以每亩几万元的超低价拿下了数千亩的教育用地而至2005年,国腾亦将所持旭光股份脱手转予广东新的集团,净赚7000余万元 “在国腾高速发展的2000年初,成都国资给予了大力支持,外界颇有些看不懂,一家明显存在违规的民营企业竟会受到政府如此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