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豫农妇被精神病 告警案胜诉 中央高层分裂加剧

发布时间:2017-06-04 12:32:19来源:未知点击:

劳教制度及“被精神病”是中共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访民、异议人士等的一种恶行从方竹笋、任建宇、唐慧等劳教案到吴春霞“被精神病”的结果,都凸显习近平阵营与江派的公开分裂,中共内部已经分崩,气数已尽,劳教制度是习近平阵营阻击江派的杀手锏之一 “被精神病”后遭扎针电击 周口市川汇区小桥街道办事处高庄社区村民吴春霞,今年39岁,因“家务和村务纠纷”从2004年开始上访,成了当地的“维稳对像”,先后被拘留、劳教,劳教开始时又被送精神病院“治疗”了132天 2008年7月16日,吴春霞与前夫李振红的离婚案开庭,在开庭审理过程中,周口市公安局第二分局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直接冲进法庭将吴春霞绑架,并拘留10日 《中国青年报》报导,当时吴春霞正因儿子的抚养权与李振红争执不下,法庭的大门被撞开了,冲进来了几名男子,领头的问,谁是吴春霞吴应了一声,就被架出了法庭 吴春霞被带到周口市蔬菜乡派出所做笔录,2008年7月26日,吴春霞刚从拘留所出来,又被押进了派出所,其被告知被劳动教养一年 吴春霞并未送进劳教所,26日夜,她被强行送到河南省精神病医院,被“治疗”了132天在这里,她受到“一级管理”,“禁止探视” 该报导称,吴春霞表示:“他们给我扎电针,让我吃各种药物我都生孩子8年了,吃了他们的药后,乳房不断溢出白色物质,肿胀难忍,痛苦不堪……”   “最忍受不了的是,他们把我双眼蒙上,从我头顶直接刺入钢针,还要通电每周三次,欲避不能,欲逃不得,任你喊叫反正精神病院里,鬼哭狼嚎般的叫声此起彼伏,你喊叫了,更证明你是精神病人……”    “我一再哀求,说我没有精神病,求他们别让我吃药了我想家,我要回家,求他们打电话给派出所,让我回去吧……”吴春霞多次以自杀相威胁,直到2008年12月5日才出院 吴春霞起诉警方一审胜诉 为了讨个说法,从2009年以来,吴春霞不断申诉,先将河南省精神病院及周口市川汇区小桥办事处告上法庭 据《中新网》报导,2012年6月,该案终审判决,吴春霞获赔15万元在劳教和拘留处罚撤销、告赢精神病院之后,她又将周口市公安局告上法庭,2013年5月6日,一审判决胜诉周口市公安局不服,提出上诉 7月18日下午,河南高院开庭审理,未当庭宣判吴春霞说:“虽然正名之路难之又难,但我坚信,任何狡辩在事实面前都会苍白无力” 法轮功学员被关进精神病院残酷摧残 “被精神病”是中共专制统治的产物,是一种制度病,是一种权力病,是失去制约的权力导演自己的扭曲与疯狂“被精神病”被当局当成镇压法轮功学员、异议人士及上访者的一种手段,将他们强制送进精神病院,进行残酷迫害和折磨,以压制民间的不同声音 如同“劳动教养制度”一样,中国有成千上万访民和异议人士,被强制送到精神病院治疗,即所谓的“被精神病”中共利用“精神病”作为幌子,各地公安部门不时把不同异见者关进精神病院 在中共设计的“精神病院”中,最为惨烈的当属对法轮功团体的系统性迫害从中共1999年镇压法轮功开始,当局以法轮功成员“精神有毛病”为由,把他们强制抓走“洗脑”或关精神病院,并强迫服用伤害神经系统的药物和打针等残酷迫害 联合国人权组织证实,中共利用药物和精神病院,折磨摧残大批法轮功学员,几乎每家精神病院都参与了这场罪恶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一种非常歹毒的方式,就是使用药物,控制人的大脑,让人做出在清醒时不可能做出的事,或者是利用药物破坏人的中枢神经,从而使人体器官出现大面积的紊乱和伤残,使用这种方式造成法轮功学员伤残、甚至致死者很多 围绕劳教问题中共高层分裂 今年初,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突然宣布今年停止使用劳教制度,消息引发外界强烈关注,大陆劳教所的黑幕也不断被曝光今年5月1日,再推《精神卫生法》阻“被精神病”,该法称不允许违背个人意愿强行送精神病院 今年6月,大陆媒体披露中共多地劳教所正在低调转型变身为强制戒毒所但围绕劳教制度改革问题,中共高层也出现公开分裂,刘云山控制的宣传系统,大肆封杀有关信息,同时一些地方传达劳教制度改革问题时候,也被要求悄悄进行 4月7日,由《财经》旗下的《LENS》视觉杂志4月号发表2万字的深度报导《走出“马三家”》,曝光了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残忍酷刑黑幕,但此调查报告回避了最主要、最庞大的受害群体与最核心、最关键的迫害罪恶 自中共党魁江泽民等元凶镇压法轮功以来,无数的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经济困难,还有更多的家庭和他们的亲朋好友陷入恐惧、悲伤中中共当局不仅劳教、滥施酷刑、精神虐待法轮功学员,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他们的尸体牟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