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女生遭同学拳打脚踢被逼磕头 校长老师全闪避

发布时间:2017-10-01 13:30:03来源:未知点击:

    镇江技师学院学生处的王处长动手推镜头,阻挠记者采访拍摄          一个月前,她在自己班的教室,众目睽睽之下,被同班4个女生拳打脚踢,继而又被拽进女厕“教训”了近两小时,被打了八十几个耳光,磕了4个头——这份屈辱如今深深地烙在了小徐艳的心头,成为挥不去的阴影,“我不想读书了,再也不上学了……”望着可怜的女儿,母亲伤心欲绝,“我们不需要什么,只想讨个说法给我们一个说法,我是把孩子送到学校学习的!”          然而,一个多月过去了,学校、警方至今没有一个结论在一个多月后的今天,徐艳身上还到处残留着未消的伤痕:脖子、腰、大腿上,到处都有结痂以及淤青          更让人气愤的是,前天记者前往徐艳所在学校——镇江技师学院采访时,居然还饱尝了拳头            [可怕的回忆]            差点被打得没命了!            5月23日,对于小徐艳来说,是一个黑色的日子          早晨8:00,徐艳刚来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在倒数第一排的同班同学王一(化名)二话没说,脱下有跟的皮鞋对着徐艳后脑勺就是一下,“骂我们肥是吧,骂啊……”徐艳蒙了,还没有来得及辩解,就被王一、邱云、袁敏、许平平(全为化名)四人揪住头发拖到后门当着全班人的面,她们对她又是扇巴掌又是用脚踹          “数学老师也看到了,全班同学也都看到了,可没人敢管,他们也怕”采访中,徐艳委屈地说,“我没有骂过她们只是因为她们经常打人,我害怕,从来不跟她们玩”          上课了,徐艳获得了短暂的解脱但下课铃一响,王一又晃到了徐艳面前,“你怕我吧你恨我吧走,去厕所说清楚……两个解决办法:一是你把衣服全部脱掉,在教室走一圈;二,给我们四个人磕四个头……”眼看徐艳疼得那痛苦的样,邱云“游说”:“我扶你去厕所,不会打你的”徐艳不同意最后王一又一把抓住头发,把她拖进厕所,关上了门“王一先打了我几十个巴掌,然后又把皮鞋脱下来抽我,还揪着我头发往墙上撞”,徐艳告诉记者,她被拖到洗手间时,有几个女生害怕出事,跟她们一起去了,但被王一她们四人吓回去了          让记者始料不及的是,那四个女孩殴打徐艳竟是从这样荒唐的问题开始的——          “你说,我漂亮还是袁敏漂亮”王一问徐艳不做回答,王一抬手就给她一耳光而如果徐艳回答“王一漂亮”,袁敏就扇她一耳光,回答“袁敏漂亮”,就遭王一耳光……很快,徐艳白嫩的脸就肿起来了,红红的          一会,王一不再抽打徐艳了,改抓头发把她的脑袋往墙上撞“不行了,不行了,她好像要昏过去了!”不知道谁叫喊起来,但殴打徐艳的人并没就此放过她邱云又一脚踹向徐艳,从厕所的这头踹到那头,直到徐艳倒地不起“这时,我们班几个女生进来了,也看到了四个人又让我跪下来给她们磕头,我死活不肯这时,不知谁在我腿上蹬了一脚,我腿一软,就跪下了,然后她们就拽住我的头发,让我挨个给她们磕了个头磕完,鼻子就流血了‘算了,别打了,别打了’,进来的女生劝着王一她们终于撒手了,我听到她边洗手边说,‘打得手都肿起来了’”          徐艳的大姨家在镇江市,这也是小徐艳在镇江除了学校,唯一能去的地方由于惊恐过度,徐艳不愿出门一直拖至5月25日,徐艳才被表姐带到镇江四院检查,腹部B超、脑CT……检查结果为左大腿外伤、软组织挫伤,尤其是腹壁软组织挫伤“医生跟我说,差点就没命了如果伤到腰部脾脏了,救也来不及了”徐艳小声告诉记者          徐艳妈妈透露,徐艳当时非常害怕,就诊时甚至跑开了,徐艳低下头,手指扭绕着衣服“我再也不想上课了,不上了……”徐艳的声音,轻轻地、怯怯地          目前,徐艳身上还有很多未消的伤疤脸上虽然恢复了白净,但笼罩在心头的阴影却再也挥不掉“她经常头疼,半夜还常做恶梦惊醒,唉!”妈妈一声叹息      ■同学            我们都看到了          徐艳被打八十几个耳光,磕了4个头,是不是真的前天,徐艳的两个同班同学向记者证实了此事          记者:你们看到徐艳被打了吗          学生:看到了,在班上对她(徐艳)拳打脚踢,一开始在教室里打了二十几个巴掌……要求下跪磕头,或者把衣服脱光,我们都知道          记者:打她的那四个人平时怎么样          学生:没人跟她们玩,老师都怕她们          记者:当时,徐艳有没有呼救          学生:没有          记者:徐艳在哪跪下磕头的          学生:厕所里,就是我们那幢教学楼的女厕所          记者:当时在教室里,为什么你们都看到了不上去劝一下          学生:不是不想……担心这几个人……老师也看到了,数学老师,他也没管            ■校方            镜头一:吴校长跑了            前天,记者与徐艳一家找到了该校的吴静校长          吴校长仔细检查完记者证并记录下记者名字及证号后表示,“学校很重视,组织上正在调查”          “吴校长,我很想知道学校是怎么处理的”面对记者的提问,吴校长明确表示拒绝回答记者又问:“学生在学校被打,学校有没有责任”此时,吴校长再次吐出四个字:“拒绝回答”然后,他就起身出了办公室,消失了            镜头二:王处长打人          找不到校长,记者又在徐艳家长的带领下来到学生处王嘉鸿处长那里一听记者来意,王处长边检查记者证件边说,“这个事情不好说”          “我们采访不能光听一面之词,很想知道你们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一听这话,王处长火了,一边挡着镜头,一边说要去复印记者证当记者想要仔细看一下桌子下面的通讯录时,王处长咆哮着跑回来,“咚”地一下对着记者就是一拳,接着拽住记者胳膊往外拖,这时,记者又看到有人正追着快报摄影记者,抢他的相机          记者报警,九里街派出所出警,简单询问几句后,做了记者单方面的记录就走了            镜头三:负责老师联系不上          记者随后来到该校自称黄书记的办公室“学校什么时候知道的”黄书记回答“当天”“知道了是怎么处理的”“成立了专门的小组”“能不能介绍一下专门小组调查进程以及调查核实后的处理结果”对此,黄书记表示可以提供书面材料但当记者表示马上就要时,黄书记连说不可能          事已至此,记者表示没有书面材料也可以,想请他简单介绍下处理经过黄书记说:“这个事情一直是我们办公室一个人在负责他去招生了,估计要下午2点半以后才能回来”当记者表示要和这位老师通话时,黄书记表示,“我们只用座机联系,没有手机,联系不上”            ■警方            赔了徐艳1600块          徐艳家长说,事发后,他们当时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知道孩子还被迫磕头后才想到报警,那时已经是6月12日了          昨天,九里街派出所警察江山表示,事情已经协调过了,打徐艳的四个女生家长也已经给徐艳赔偿了1600元,这事情似乎已经解决了对于此事,徐艳家长并没有否认,“可我们现在要讨个说法,孩子毕竟是送到学校学习的,人的尊严很重要,人格不容践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