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谢田: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 图

发布时间:2017-09-04 17:05:31来源:未知点击:

中国政府在目前的经济困境中,似乎採用了与其政治上的策略颇为类似的鸵鸟方针:坚决守住系统性风险的底线,维持金融体系不得破灭,期望楼市和债市的软着陆,及等待下一个西方经济的高潮能带动中国经济走出困境中南海的这种态度,无疑是他们目前状况下不得已的选择,但这种选择的背后,人们不难看出希特勒德国当年经济政策和经济后果方面的影子 中共和希特勒德国的相似之处,在政治体制和政治运作上,当然它们都是专制和集权的政体,都靠阴谋和暴力上台,都煽动一种排他性的主义(共产主义和纳粹主义),都高度紧抓对宣传机器的控制,也都靠谎言和暴力高压维持政权 记得以前读到史料,当时希特勒的党卫军被告知他们是最优秀的人种和族群,有最先进的精神理念,最先进的步兵单兵武器,和最先进的陆地坦克(如 Panzer)但是,当党卫军官兵面对俄国人的T-34坦克,发现这些斯拉夫人的坦克比自己的火力更猛、装甲更硬、战斗力更强的时候,这些年轻日耳曼人巨大的惊讶、失望和沮丧,就可想而知了 令人莞尔的是,中共近年来突然井喷式的实验、装备“新式武器”,这些具有前苏联武器的古老基因、中国式的低加工精度和材料质量、以及美国武器外表的山寨飞机、导弹和军舰,其“先进”程度与中国工业界作为世界初级工厂的发展其实是同步的官方媒体的渲染加上五毛和愤青的起闹,显然已经给中国民众巨大的误导,使他们错误的认为,中国已经赶上了西方,甚至在武器装备上与美国不分伯仲,可以挑战美国的世界霸权了 无疑,中共最高当局对自己的实力可能更加清醒,他们可能面对美国总统、国务卿和国防部长时,都会很“坦诚的”承认自己的落后中共媒体虽然在忽悠辽宁号航母如何如何,但中共的海军司令却在向美国海军作战部长要求,希望美方能允许中国军人登上美国航母学习维护和操作但对外谦虚而诚恳的红朝,面对国内观众时,他们又会乐于见到自己的舆论工具对民众的愚弄,以之为自己壮胆,为自己的统治加力在西方社会,对专制政权的这种两面手法人们都非常清楚,称之为用于国内消费(domestic consumption)的官方宣传 假使中国的这些山寨武器有朝一日会和美国的武器在战场上决一胜负,当然这个可能性并不是很大,但假如真有一决雌雄的机会,中国年轻军人的惊讶、失望和沮丧,一定不亚于当年年轻的日耳曼军人 中共和希特勒德国的可比拟之处,在经济发展上,其实有更多的相似它们都大举的举债、借钱来资助战争活动;纳粹举债支付向欧洲和世界各国的开战,中共则举债支持向自己的人民开战(维稳、镇压和迫害)希特勒的党卫军从最初的领袖保卫力量,相当于中国的8341部队,后来发展成为具有一百万人之众、装备重型坦克走上战场的野战军;中共则把大量裁撤的正规军变成武警,并最终使得武警的数量与正规军看齐,使中共的维稳经费高出国防经费,实际上走的正是与纳粹德国非常相似的黩武之路 美国学者罗伯特?王尔德(Robert Wilde)在他的“纳粹德国经济—枪炮还是黄油”(Guns or Butter– The Nazi Economy)中指出,希特勒和纳粹政府治理下的德国经济有两个主线:在经济萧条中上台的纳粹政权如何解决了德国的经济问题,以及当德国面临美国经济的挑战时,又是如何管理经济使之能够应付前所未有的战争开支 就像中共经济缺乏理论、摸着石头过河、严管不行只好放松中国的农民和企业家一样,纳粹德国也没有什么真正的经济理念,而同样是奉行着实用主义的策略 希特勒上台之前,也没有清晰的经济政策,只是希望能够在最大限度和最大范围内争取人心中共的土改和“新民主主义”,也是同样的策略,是最初的权宜之计,根本就没有打算永远实施 当希特勒1933年成为德国总理时,纳粹党仍然没有清晰的经济政策,而是在内部对于经济该怎么样处理,意见纷纭与中共起先对农民和城市业主笑脸相迎,然后在站稳脚跟之后再开始人民公社化和工商业改造一样,希特勒最初也是避免了任何革命性的经济策略,而是首先站在中立的立场上,等到脚跟站稳之后才推出强硬的经济政策 1929年经济大萧条席捲世界,本来由魏玛德国(Weimar Germany)政府在美国贷款基础上建立的德国经济,大萧条时因为美国资本突然撤走,德国经济顿时陷入绝境德国当时的经济状况是,出口减低,工业增长放缓,商家倒闭,失业增长,连农业生产也陷入困境中国经济当前的局面,其实和魏玛德国政府的当年非常相像:出口减低,工业放缓,商家倒闭,失业增长,农业减产乃至粮食进口大幅度增长 国民政府末年的经济萧条帮助了中共夺取政权,魏玛德国政府末年的大萧条也帮助了希特勒上台掌权但一旦上台之后,两个政权都面临着稳定经济、发展经济的任务 世界经济大萧条之后的经济恢復,帮助了德国经济同步增长,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低出生率,使得失业问题得到缓解在这个时候,德国有一位经济方面的领军人物,他就是亚尔马?沙赫特(Hjalmar Schacht)沙赫特是一个经济学家,也是一位银行家,他是当时德国国家银行(Reichsbank)的总裁最初,沙赫特是支持希特勒的,曾经在国家银行总裁之外还担任过希特勒的经济部长但因为他反对希特勒“主张重新武装德国”的政策,他渐渐的被靠边站、然后被踢出了德国政府内阁因为参加了反对希特勒的组织,他还被纳粹投入监狱但也因此,战后纽伦堡大审判时,他被宣告无罪释放 沙赫特给希特勒开的药方,是加大政府支出,以制造需求,使德国经济向前推进,同时实施赤字管理德国政府的支出主要在三个领域:基建、交通和军备从1933年到1936年,政府投资增加三倍,失业率降低三分之二,德国经济基本恢复中共最近二十年的经济政策,其实也重在基建、交通和(内外)军备这三个方面的大量投资,只是中共花在军备(维稳)的支出是隐性的,不为世人所知德国和中国虽然在这样的政策下经济都快速发展,但其后果也是相同的:经济增长,但民众的购买力没有增加,许多工作是低收入的 到了1936年,“枪炮或黄油”(Guns or Butter)问题开始影响德国经济沙赫特知道,花在军备上太多,德国经济就完了,所以他主张加大消费者产品的制造、改善民众生活水平,并鼓励出口当然,希特勒不这样想类似于中苏共的“五年计划”,希特勒的“四年计划”由格林(Goering)主导,走上了加速扩展军备的不归路今天的中共,军备上的花费有增无减,还得两面作战:对内,是大量的维稳经费;对外,则需要新导弹和军舰来应付东海和南海的危机 后世的分析认为,希特勒其实并不想那么迅速的开战,而是想再拖几年但等到1939年在波兰问题上英法都认为德国在虚张声势时,希特勒的战车就停不住了但那时,德国经济其实并没有准备就绪,所以美国1941年挟持巨大的军工制造力和资源对德宣战时,德国的溃败就不可避免经济学家现在认为,德国经济的确可以更好,但还是会被美、苏、英从经济上击败联军的空袭,纳粹的内斗,还有德国人没能充分利用占领来的疆土来支持其军事行动,都导致德国的失败但最终,不管希特勒的经济机器是否能制造更多的坦克大炮,德国人也是输定了 中国经济中被许多人忽略的一个地方,就是中共“对内战争”的花费;尤其是最近十几年来,对法轮功修炼者、异议人士、信仰团体、几乎是全体中国民众的迫害如果从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一路算下来,没有一个中国家庭是没有任何成员没受到中共迫害的中共自己承认说,镇压法轮功,相当于“打了一场中等规模的战争”,迫害刚开始时是所谓“三个月消灭”的“歼灭战”,后来变成“持久战”和“攻坚战”,再到最近的所谓“决战”,中共的确是在把镇压法轮功当作一场战争在对待,而且一直进行了15年!以后的世人,会知道这场战争真正惨烈的程度面对上亿修炼人,加上支持他们的家人、朋友,中共是在对2、3亿国民开战!国力雄厚如美国,也不能长久维持对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两个区域性小型战争,而中共这场“中等规模”的战争,居然持续了这么久,难怪中国财政亏空的那么多,财富会流失的这么快就像著名小说《飘》里那位精明的商人白瑞德所说,战争实在是太肮脏,烧了那么多钱,也不赚钱希特勒经济不能维持纳粹对外部世界的开战,中共经济也不能维持共产党对内部人民旷日持久的战争 中共目前是多方树敌、多方备战:东海挑衅日本,南海对付越南菲律宾,南部对峙印度,隔洋提防美国其实,中共最大的敌人是内部的,中共终有一天会内爆而亡 耶鲁历史学家保罗‧肯尼迪(Paul Kennedy)1987年出版了《大国崛起和覆亡》,肯尼迪认为,帝国都是因为军事上过度扩张,国内经济不能支持军事征伐之后,才最后倒下对外敌征伐过度,和对内部“敌人”镇压过度,结局是一样的中共党徒可能会立即指出,难道美国不正是走在“军事扩张”的路上,从而会迅速“走向灭亡”吗?肯尼迪的发现可能让中共及其代理人非常失望,美国和德国及以前大国不同的是,美国战争机器是靠“借来的钱”运转的,二战后的区域性战争,背后的金主有日本、欧洲、科威特、沙特等国;战争在进行时,美国的国力和民众的生活水平没受到丝毫影响当中国试图在东海或南海用武时,恐怕没有任何国家会借钱背书 德国民教育训对中国最有意义、也是中国正在进行时的问题,是通胀在希特勒之前,德国人就饱受通胀的毒害,知道通胀对政府和民间的不同含义理查德‧艾布灵(Richard Ebeling)是奥地利学派的美国经济学家,艾布灵教授的近着是《捍卫资本主义》(In Defense of Capitalism)他在论及德国大通胀的教训时指出,德国1923年的通货飞涨危险且极具摧毁力,任何政府都不应效法当时,德国人经受了9年的货币扩张、价格攀升、中产阶级破产和社会资本涌入虚幻的“经济成长”通胀摧毁了社会的一切,马克也几近破灭与历史上任何政府制造的通胀一样,德国通胀始于政府用印钞机来支持战争花费第一次世界大战一开始,德国政府就停止了将马克兑换成黄金 反观中国,民众1949年之后就没有享受过用货币兑换黄金的权利中国开放黄金商品市场,都是最近二十来年的事中国百姓没有黄金的保障,只有纸币贬值时的无奈中国货币扩张、价格攀升、“中产阶级”破产,和社会资源被强制纳入虚假的“GDP成长”,与德国何其相像?1920年代因通胀而造就的德国虚假的经济成长,终于在30年代的大萧条中落幕,这也为希特勒上台铺平了道路 德国大通胀的后期,30多家造纸厂开足马力制造币纸,150家印钞厂开动2000台印钞机日夜不停印马克马克和美元的汇率,从1919年的191马克兑1美元,到1922年的7500马克兑1美元,最后到1923年的4万2千亿马克兑1美元!最后的恐慌日子里,人们花几亿马克买一座钟;鞋子不合脚也先买了再说,好以后和别人换东西;在柏林喝杯咖啡的时间里,一杯咖啡的价格就涨了一倍! 中共究竟是怎样开足马力在印钞,动用了多少台印钞机,人们目前还不知道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