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专家:民政部抗日英烈名单存32处错误 1人"查无此人"

发布时间:2018-03-02 06:14:33来源:未知点击:

网友评论:奋壹:在日本签署投降书纪念日前夕,中国公布首批300名抗日英烈,名录中属于国民革命军系统的共94人,占总人数近三分之一国军将士所占比例太少了!人家明明是主战场,在整个抗战期间拖住了日军大半兵力,无论是战绩还是伤亡人数都远远超过共军,凭神马只占三成?///@xyz98:民政部公布首批三百抗日英烈名录中,国军仅94人,共军竟152人,其中包括项英和江上青据说,这是对历史的“客观呈现” 9月1日,民政部公布了第一批在抗日战争中顽强奋战、为国捐躯的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名录公布后,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会员胡博投书澎湃新闻,指出位列其中的国军英烈中有21人存在“生年”误差,16人存在“职务”误差,6人存在“所在部队的隶属”误差,2人存在“姓名”误差其中最令人惋惜的两处错误是,抗日名将张自忠将军的信息竟出现误差,国民革命军陆军第12军20师副师长王祯祥更是“查无此人”在文章最后,作者还用两个例子探讨了这些信息误差发生的原因 笔者在阅读这份名单时,发现涉及到国民党军队的人物有90位(群体),但其中32位的人物姓名、生年、职务等信息存在一系列问题,在此作一补充,期待回应与指正 需要说明的是,文中提供的生日信息,是当时的官方信息,仅作参考笔者所依据的史料《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由军事委员会铨叙厅编写于1936年底,内容是记载从1935年国民政府正式任官(即俗称的授衔)开始至1936年10月之间的全国陆、海、空军少尉以上军官该名簿信息量庞大,几乎涉及到全国所有军事机关、部队的现役军官,每一名军官都有基本信息如:姓名、籍贯、生日、所在部门、任官时间、任官等级等,各项信息皆由军官本人申报,再由军政部登记制表,属于官方记载的权威信息 与此名簿相似的史料还有抗战期间每年都要汇编的《国军各部队主官副主官及参谋长参谋处长姓名别号年龄籍贯出身简历册》、《各部队主官姓名册》,以及抗战胜利后编写的《将官(监)退(除)役名簿》、《资绩簿》等等需要注意的是,民国时期部分军人因种种原因,存在着登记虚假生日的情况,所以该名簿的登记信息虽然具有一定权威性,但也并不一定完全准确现摘抄名录原文探讨如下: 一、朱赤(1900—1937)国民革命军陆军第9集团军88师262旅旅长 问题1:生年朱赤生于1903年3月10日(清光绪二十九年二月十二日)——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军事委员会铨叙厅编,1936年版) 问题2:所在部队的隶属第88师当时隶属于第72军——据《陆军第八十八师京沪抗战纪要》 二、李兰池(1898—1937)国民革命军陆军第57军112师副师长 问题1:生年李兰池生于1896年10月11日(清光绪二十二年九月初五日)——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 问题2:职务李兰池的实际职务是“第112师第336旅副旅长”——据行政院《阵亡官兵调查表》注:第112师时任副师长是马万珍 三、李伯蛟(1897—1937)国民革命军陆军第28军63师187旅旅长 问题:生年李伯蛟生于1895年6月18日(清光绪二十一年五月二十六日)——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 四、官惠民(1901—1937)国民革命军陆军第4军90师270旅旅长 问题:生年官惠民生于1905年12月16日(清光绪三十一年冬月二十日)——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 五、易安华(1900—1937)国民革命军陆军第9集团军87师259旅旅长 问题1:生年易安华生于1903年5月31日(清光绪二十九年五月初五日)——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 问题2:所在部队的隶属第87师当时隶属第71军——据《南京卫戍军战斗详报》 六、郑廷珍(1893—1937)国民革命军陆军第9军独立5旅旅长 问题:生年郑廷珍生于1896年3月1日(清光绪二十二年正月十七日)——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 七、姜玉贞(1894—1937)国民革命军陆军第34军65师196旅旅长 问题1:生年姜玉贞生于1895年4月30日(清光绪二十一年四月初六日)——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 问题2:所在部队的隶属第196旅不属第65师序列,而是直属于第34军(注:晋军部队从没有第65师的番号),正规表述应为“第34军第196旅”——据《第二战区各部队沿革》(第2战区司令长官部参谋处编,1946年版) 八、夏国璋(1896—1937)国民革命军陆军第7军172师副师长 问题:职务关于夏国璋牺牲前的职务历来有争议夏在参加抗战之前是第174师第522旅旅长该部参加淞沪战役时,夏被提升为副师长兼旅长,但由于第522旅被配属给第170师,所以在第174师的伤亡人员中无夏氏之名,反倒是在第170师的战斗序列中明确写着夏的职务是“副师长兼第522旅旅长”综上所述,夏国璋到底是哪个师的副师长,目前还没有统一结论,但他不会是第172师副师长——据《陆军第七军吴兴附近战役战斗详报》、《陆军第四十八军上海蕴藻浜战役战斗详报》 九、秦霖(1900—1937)国民革命军陆军第7军171师511旅旅长 问题:生年秦霖生于1904年8月28日(清光绪三十年七月十八日)——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 十、梁鉴堂(1897—1937)国民革命军陆军第33军69师203旅旅长 问题1:生年梁鉴堂生于1898年8月25日(清光绪二十四年七月初九日)——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 问题2:所在部队的隶属第203旅不属第69师,直属于第34军,正规表述应为“第34军第203旅”——据《第二战区各部队沿革》 十一、谢彩轩(1896—1937)国民革命军陆军第66军159师477旅旅长 问题1:生年谢彩轩生于1898年6月21日(清光绪二十四年五月初三日)——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 问题2:职务谢彩轩的实际职务是“第159师第477旅副旅长”——据行政院《阵亡官兵调查表》注:第477旅时任旅长是陈骥 十二、蔡炳炎(1902—1937)国民革命军陆军第18军67师201旅旅长 问题:生年蔡炳炎生于1899年1月17日(清光绪二十四年十二月初六日)——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 十三、马威龙(1906—1938)国民革命军陆军第27军46师136旅旅长 问题1:生年马威龙生于1908年12月1日(清光绪三十四年冬月初八日)——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 问题2:职务马威龙的实际职务是“第46师第138旅旅长”——据行政院《阵亡官兵调查表》注:第136旅时任旅长是李昌龄 十四、王祯祥(1900—1938)国民革命军陆军第12军20师副师长 查无此职此事王祯祥这一说法经过查询,能找到的最早出处是1998年版的某本军校将帅录但上面的说法是“湖南醴陵人……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暂编第20师副师长,1938年在武汉会战中殉国”这一说法经过不断流传,在网络和各类同题材著作中,逐渐演变成为“第20师副师长”,后又有人在前面添加了“第12军”但是,第20师历任师长和副师长,并没有王祯祥其人,且该师也没有参加过武汉会战至于暂编第20师,当时还没有成立 查1936年版《黄埔军校史稿》第八册(P244)所载,黄埔一期的醴陵籍王祯祥于1927年9月12日阵亡那么到底有没有叫王祯祥的抗战阵亡军人呢?经查,1995年版《湘阴县志》——“国民党抗日阵亡将士名录”(P980)上载有湘阴籍“王桢祥”之名,“桢”与“祯”一字之差,该资料记载来源于第二历史档案馆档案,但同时也标注了“由于资料不齐,无法记录这些为国捐躯将士的部队番号、牺牲地点、时间”此“王桢祥”是不是彼“王祯祥”,目前还无法确定,但王不太可能是第20师副师长或暂编第20师副师长注:第20师时任副师长是张测民和张清秀(继任)暂编第20师成立于1943年 十五、王锡山(1902—1938)国民革命军陆军第53军91师副师长 问题:职务王锡山的实际职务是“第91师第271旅旅长”——据行政院《阵亡官兵调查表》注:第91师时任副师长是阎明志 十六、刘桂五(1902—1938)国民革命军陆军骑兵第2军6师师长 问题1:生年刘桂五生于1904年8月14日(清光绪三十年七月初四日)——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 问题2:所在部队的隶属骑兵第6师当时隶属于东北挺进军 十七、朱炎晖(1901—1938)国民革命军陆军第94军85师546旅旅长 问题:职务朱炎晖的实际职务是“第185师第546旅旅长” 十八、周卓然(1904—1938)国民革命军陆军骑兵第6军7师师长 问题:职务关于周卓然这个职务的说法,最早出自居亦侨所著《跟随蒋介石十二年》内言“周卓然……先后担任国民革命军第六军第七师的连长、营长、团长、副旅长、旅长,后来膺命出任七师师长”钟祥地方史志办也持“骑兵第7师师长”一说但是查军事委员会铨叙厅编《各部队主官姓名表》中,骑兵第7师历任师长的记载并无周卓然其人 据《军政公报》记载,周卓然于1934年8月22日任骑兵第11旅第21团第2连上尉连长据《国民政府公报》记载,周卓然于1937年7月2日任官陆军骑兵少校以此资历,要在1937年8月到1938年夏阵亡这短短一年之之内,历任“团长、副旅长、旅长”,乃至是师长,似不太可能注:骑兵第7师时任师长是门炳岳(骑兵第6军军长兼任) 十九、谢升标(1903—1938)国民革命军陆军苏、浙、皖游击司令 问题:职务谢升标的实际职务是“第3战区江南挺进队第1路司令”(注:苏浙皖边区游击司令为第1路的前身)——据《第三战区游击部队调查》 二十、王禹九(1902—1939)国民革命军陆军第79军参谋处处长 问题:生年王禹九生于1905年1月20日(清光绪三十年腊月十五日)——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 二十一、陈安宝(1891—1939)国民革命军陆军第29军军长兼第79师师长 问题1:生年陈安宝生于1893年1月29日(清光绪十八年腊月十二日)——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 问题2:职务陈安宝的实际职务是“第29军军长”,第79师师长已由段朗如接任 二十二、张自忠(1890—1940)国民革命军陆军第33集团军总司令 问题:生年张自忠生于1891年8月11日(清光绪十七年七月初七日)——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 二十三、刑清忠(1899—1941)国民革命军陆军第15军65师师长 问题:姓名“刑清忠”姓氏写错,应为“邢清忠” 二十四、陈文杞(1904—1941)国民革命军陆军第80军新编27师参谋长 问题:生年陈文杞生于1907年10月15日(清光绪三十三年九月初九日)——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 二十五、朱士勤(1904—1942)国民革命军陆军暂编第30师师长 问题1:姓名“朱士勤”名字写错,应为“朱世勤” 问题2:职务朱世勤的实际职务是“山东省第11区行政督察专员兼鲁西游击司令”——据1943年的褒扬令和1942年的入祀忠烈祠令 二十六、张琦(1910—1942)国民革命军陆军第66军新编38师113团团副兼第3营营长 问题:职务张琦的实际职务是“新编第38师第113团第3营营长”——据《新编第三十八师缅战详报——第一次燕南羌战斗详报》 二十七、陈飞龙(1908—1943)国民革命军陆军第58军新编10师代理师长 问题:职务陈飞龙的实际职务是“预备第10师参谋主任”——据行政院《阵亡官兵调查表》注:新编第10师时任师长是萧本元,副师长是魏泽民,参谋长是熊化龙 二十八、柴意新(1898—1943)国民革命军陆军第74军58师参谋长兼第169团团长 问题:职务柴意新的实际职务是“第57师第169团团长”——据《陆军第五十七师常德战役战斗详报》 二十九、吕公良(1903—1944)国民革命军陆军第15军新编29师师长兼许昌警备司令 问题1:生年吕公良生于1908年3月20日(清光绪三十四年二月二十日)——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 问题2:所在部队的隶属新编第29师隶属于暂编第15军,而非第15军 三十、张诚德(1880—1937)国民革命军陆军骑兵第2军3师师长 问题1:生年张诚德生于1883年11月4日(清光绪九年十月初五日)——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 问题2:职务张诚德曾任骑兵第1师师长,1935年部队缩编后降任骑兵第3师副师长(据《国民政府公报》、《军政公报》、《何柱国关于各部骑兵改编经过代电》记载)抗战爆发后,张诚德离职前往华北组织抗日武装《边疆》半月刊当时有载:“平地泉讯:前东北骑兵师长张诚德、诨名野猫张,顷受察绥蒙边境义民拥戴,组成义军……”,张诚德任“察南游击司令”注:骑兵第3师时任师长是徐梁 问题3:死因据仝有悦、郭日亮合著《雁北剿匪纪实》所载“张诚德原为国民党某军的一个师长,因被日军击溃,流窜于山区为匪,自封为察南游击司令,收留当地小股土匪、地痞流氓、散兵游勇组织起五六千人的土匪队伍……我三五九旅于1939年7月14日集中优势兵力分隔包围了其驻地,首先消灭了张匪的骨干力量,然后又在浑源大仁庄、官王铺剿灭了其司令部,活捉了张诚德之后,……张诚德被我镇压于浑源县石嘴村……”(《近代中国土匪实录》,河北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P268-269) 三十一、李家钰(1890—1944)国民革命军陆军第36集团军总司令兼第47军军长 问题1:生年李家钰生于1892年4月25日(光绪十八年三月二十九日)——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 问题2:职务李家钰的实际职务是“第36集团军总司令”,第47军军长已由李宗昉接任 三十二、黄永淮(1902—1944)国民革命军陆军第31集团军高级参谋兼新编第29师副师长 问题1:生年黄永淮生于1907年6月21日(清光绪三十三年五月十一日)——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 问题2:职务黄永淮是第31集团军高级参谋调任新编第29师副师长,并非是兼职 对于以上信息误差是如何产生的,这是十分值得探讨的问题现试举两例,或许能说明一二 李兰池是如何从第112师第336旅副旅长“升”为第112师副师长的 国民政府国防部曾于1947年编写出版《抗战军人忠烈录》,里面记载李兰池的职务是“第112师少将副旅长”这里虽然没有写明李兰池是哪个旅的副旅长,但却明确记载了他是“副旅长”,但这一记载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了变化当时国内出现了多个版本的抗战阵亡将领录,其中有一本不知何故,将李兰池的职务写成了“第112师少将副师长”个人猜测,作者想必是将1947年版的《抗战军人忠烈录》中李兰池职务中的“旅”字误判为“师”了由于当时信息闭塞,查阅相关档案又困难,导致此后编写同类书籍的作者,将该书记载直接拿来使用网络发达后,该信息又被传播上网,至此,李兰池作为“第112师副师长”的说辞,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可 朱世勤是如何从行政专员兼游击司令“转变”为暂编第30师师长的 这个问题可能在民国政府时期就产生了同样是1947年版的《抗战军人忠烈录》就记载着朱是暂编30师师长,而作为当时官方的记载,没有理由会出错,于是在今后的各类著作中,全部采用此说但是,国民政府发布的关于朱世勤的褒扬令和入祀忠烈祠令,却不持此说,